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一境的拳》。

”西门吹雪道:“我三次出手,又饿,又累,但却也只有忍受着

當然,莫千鴻暴露出來的這個樣子,也就相當于別人的“袍子”了。

“咦?”

莫千鴻在探查別人時,也有不少魂力在他身上掃過,但大多都是一次過去,只有一道來回掃了幾遍。

這道魂力波動很是隱晦,若非修煉了九霄御靈訣,莫千鴻也察覺不出。

他穩定心神,一邊走一邊打量周圍,很快鎖定了那個在關注他的人。

那是一個三十歲不到的青年,離他六十米遠,跟著一群人假意觀賞攤前的寶物,眼睛卻是滴溜溜地四處轉。

“這家伙,不會是想偷東西吧?”

莫千鴻可是記得,初來斬龍城時,就被陸雨把錢袋給偷去了,這里雖然禁止偷竊,但誰能保證,不會有人自信實力強悍,而在林家的眼皮子底下作案。

“財不露白,低調行事!”

莫千鴻謹記姜落給他的囑咐,不動聲色地前行。

那個青年關注了莫千鴻一會后,見莫千鴻遲遲不買東西,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個新來的人身上。

現在黑市剛開始,人還不多,等過幾個時辰,夜深之時,人流量就會達到巔峰,到時,也能見到更多稀奇古怪的寶物。

“嗯?”

閑逛了一會,莫千鴻突然頭頂一涼,仿佛一道冷氣當頭灌下。

他打了個哆嗦,差點就要施展流星步閃開。

“誰?”

莫千鴻凝聚道力,迅速查探四周,但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之人,也沒有什么魂力停留在他身上。

“是我的錯覺嗎?”

這一次,莫千鴻沒有把天音獸帶來,而是讓它等在進來的房間附近,要是天音獸在,或許就能幫他鎖定目標,而現在,他只能感到深深的不安,卻不知危險來自何處。

“難道是紫崖的人?”

莫千鴻想起紫崖的那個煉骨長老,當時他看過來的一眼,如墜冰窟的感覺和現在非常相似。

“算了,不逛了,還是趕緊去中央那個房間看看,要是沒有道石,就直接回去。”

莫千鴻轉了個方向,往廣場中央走去。

沒想到,一群人堵在了必經的過道上。

莫千鴻遠遠看去,發現吸引他們的是放在地上的一把古劍,這把劍被拔出來一半,劍鞘銹跡斑斑,至少有千年歲月,而劍刃依然亮如銀月,淡淡的水霧繚繞在劍刃附近,如同煙云籠罩著山脈,一看便非凡物。

賣劍者是個三十來歲的青年男子,眼神燦如星光,他并沒有用什么遮蔽自己的五官,可不知為何,誰也不會去刻意看他的樣子,甚至在過一段時間后,就會自然將他忘卻。

莫千鴻在看到他時,識海里的佛石微微震動了一下,仿佛擋住了什么沖擊。

正在跟其他顧客魂力交流的賣劍青年,把目光微微一轉,在莫千鴻身上停留了一下。

莫千鴻倒是沒有注意,他的心神,此刻全都在那把劍上。

他已經有了靈劍神霄,但神霄劍容易暴露他的身份,不適合易容的時候用,而腰間的軟劍韌性有余,堅固不足,一旦道力下降,軟劍的威力也直線降低,甚至使用至今,都已被磕碰出缺口。

如果能買到眼前的古劍,對戰力的提升極大。

賣劍青年和顧客交流時,都是用魂力傳音,所以莫千鴻不知道他的條件是什么,只是等了一會,就看見原本留在附近的人一個個離去,很快就只剩下他。

莫千鴻有些好奇,來到賣劍青年旁邊。

“你好,這把劍怎么賣?”莫千鴻開門見山。

賣劍青年笑了笑,傳音道:“你好,我叫呂慶,這把劍不賣,不過你若能幫我做一件事,這把劍就送給你。”

莫千鴻更好奇了:“什么事?”

呂慶道:“擊殺長生大陸任意一個玲瓏境!”

“呃……你認真的?”莫千鴻愣了好一會兒,玲瓏境已經是風鳴大陸實力最頂尖的了,更不用說來自長生大陸,那可是擁有神帝級強者的大陸啊!

從那里出來的玲瓏境,實力肯定比一般的玲瓏境都要強!

雖然莫千鴻知道長生大陸是神祈大陸的敵人,但幾斤幾兩,他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現在絕不是去惹長生大陸玲瓏境的時候!

呂慶道:“當然不是現在就讓你去做,實話說吧,我不是風鳴大陸之人,我的家鄉被長生大陸的神人給毀了,逃出來的同胞屈指可數,可是,人再少,我們也要報這個仇!不過,光憑我們一族之力,想要成功太難了!所以,我們決定用寶物來找幫手,只要为这个地下熔岩湖空间有几条裂隙联通地下的火脉,经常有外来的猎食者闯进来,都被它们赶走了,只有小红会飞没能驱逐。

  加上这次攻城,被小金杀了一大批火兽,它们走后,正好恢复一下种群数量。时间长了自然有其他捕食者超凡火兽占据这里。

  王泱不再纠结,又炼制了几个皮口袋,把小狗装好,挂在大狗们的脖子上。又编了几个草框装上小黑一家的家当,带着一群动物伙伴原路返回。路上问小黑,带队攻击裂石地下城的是哪只火猚。

  小黑用前抓指向一只强壮的雄性黑狗,那大公狗见小黑指它,立刻屁颠屁颠儿跑到小黑身边吐着舌头示好,要不是脖子上挂着奶狗包裹,只怕要躺倒翻肚皮。小黑嫌弃的呵斥它回到队列去,大公狗立刻乖乖返回队伍。

  这是真的舔狗啊!但不可否认这舔狗战力强悍,指挥能力也不错,否则不会带着一群火兽把裂石部这样的大部落打的弃城而走,虽然有突袭的原因。王泱觉得这只舔狗很有前途,回去后给它改造一番。

  从裂隙回到矿洞,王泱特地走在前面,以免火兽群吓到等在矿洞的众人。果然,矿洞里等着他回来的人很多,见王泱出来,大家都放下心,虽然知道以他的战力不可能有事,但地下火脉是甲族的禁地,深入必死,足见何其危险,不免担心。

  王泱一把扶住扑过来的青泉,道:“大家不要紧张,马上出来的都是我的动物伙伴,不会伤人的!和小金它们一样。”说着让开洞口,金蝉蛊群先飞出来,接着小红飞出落到王泱的右肩膀上,然后小黑带着火猚群鱼贯而出。

  甲人们吓了一跳,都紧张的戒备,尤其是盯着着舔狗。王泱道:“别紧张,它们已经不会再伤人了!部主,可以封闭矿道了。这里连接着一片空间不比裂石城小的熔岩湖,湖边有许多火兽繁衍。你们以后最好不要随意扩大地下城的空间,否则迟早会再次打通火脉之地,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甲人们都应诺。

  和三个队友带着火猚群穿过地下城来到地面,小火和小黑一家眼睛有些不适应外界的明亮,刺的眼泪直流但还是十分兴奋的撒欢,血脉里的执念终于实现了!

  地表的天空无限高远,小红尽情在天空飞翔。大地无限宽广,火猚们四处奔跑嚎叫,看什么都好奇的闻闻。连王泱收起的那株赤珠火灵草都渐渐恢复活性,颜色开始慢慢变的鲜红。

  显然气温突然比地下火脉空间下降几十度,对地底生物影响不大,并没有如王泱想象的突然冷的发抖。王泱问亘灵道:不是说北极熊在常温下会热死吗?为什么常年生活在五六十度气温的生物在二三十度的环境反而更有活力了?

  亘灵:愚蠢!适应低温的恒温生物身体构造无法迅速适应高温,是因为低温生存需要减少散热,保持体温,突然遭遇常温会导致无法快速散热而热死。

  而适应高温的恒温生物身体构造都是为了防止身体被高温伤害,隔绝高温,对能量的运用与常温下的动物差别不大,当然没有明显的影响!只会觉得凉爽舒适。

  王泱受教。看着火猚们撒欢吵闹,好在山谷里避难的裂石部甲人们已经从地下城的入口进城去了,不怕吓到人。那个入口才是真正的城门所在,宽阔的多,之前堵死了一直不敢开启,怕火兽大群杀出来。带王泱进去的只是一个备用出口,窄小的多。

  事情了结,王泱向裂石开长老告辞。开长老和一众甲人全部伏地下拜道:“先生降服火兽,夺回裂石城,使我部传承不绝。如果先生水都没喝一口就离去,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存在于世间!裂石部也是传承几千年的甲族大部落,岂能如此没有廉耻?!”

  “部主虽然去指挥大家回城了,但已经交代我请先生从正门进城,我们裂石部正式欢迎先生。请您务必到我们裂石城小住,就算您有要事,哪怕一晚也好。”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青泉也抱着他的胳膊一脸祈求,王泱答应住一晚,明早再回去。反正没有甲族商队的拖累,房房全速横行,估计一天不到就到了甜棕城。

  现在甲人们回城,要把甲人婴儿卵搬回去,还要整理被火兽搞得乱糟糟的城市。王泱不想马上过去打扰他们工作。提出到处走走,看看丘陵荒地的地理风貌。

  开长老要陪同,王泱拒绝了,让他和甲人们赶紧去帮忙安置族人。自己由半个地主青泉做向导就行了,群山之子在山里如鱼得水,反而不会像在沙漠上那样迷路了。

钱二道:好,好,我是畜牲,你是《春秋》,言《楚词》,帝甚说之

今天一戰劍州軍傷亡兩百多,估計清源軍那邊超過六百,大概一比三的戰損。若是刨去孫宇帶騎兵營出擊帶來的傷亡,恐怕也就一比二多點,占據城墻之利,這種戰損只能說明對方確實是驍勇善戰的精銳。本來以為能夠大規模殺傷敵軍的火油,建功寥寥無幾,只要跳下去就地一滾,就能撲滅。

“霸虎,明日換你們二團上,估計明天攻勢更猛,得挺住。兵法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咱們只要堅持住,他們肯定會退。“雖然對方攻勢兇猛,但是若久攻不下,必然疲憊。

“大人放心,屬下必然不會讓對方攻上城頭。”霸虎拍著胸口保證,自己的二團可是比四團要精銳許多。

“那就好,今日四團做的不錯,白校尉,走,咱們去傷兵營地看看。”孫宇鼓舞一下白勇,今日雖然并非做得完美,但也算不錯,畢竟指揮這種大型的戰役,也是要慢慢培養的。

“巧娘,這邊還能忙的過來嗎?”傷兵營內,杜巧娘正在指揮醫護兵救治傷員,孫宇走進前問道。

“大人放心,每一個傷兵都能夠得到救治,輜重營孫指揮也安排了人手來幫忙,不會耽誤救治。”杜巧娘早已沒了往日的青澀,臉上充滿了干練的氣息。醫護營的女子都已經熟練的很,畢竟在建造劍浦城時,每日都有受傷的士兵給她們練手。

“大人,嘶!”一名士兵看見孫宇進來,剛要行禮,醫護兵正好用鹽水給清理傷口,頓時疼得倒抽一口冷氣。

“躺好了,別亂動。”醫護兵才不管大人不大人,頭都沒回,自己的工作得做完,將傷兵的腿抬起來,上藥包扎。

“言之有理,你們都是英雄,該本官行禮才是。”孫宇呵呵一笑,這小姑娘到有點潑辣勁。

“啊,刺史大人,恕卑職無禮。”小姑娘轉頭一看,居然刺史大人,頓時有些窘迫。本以為是這個士兵的隊長來看望他,沒想到刺史大人居然親自來了。

“不礙事,這傷兵營啊,你們說了算。就算是本官,指不定哪天也得在這躺著,指望你們救治呢。”孫宇擺擺手,這些醫護兵都是自己的寶貝,有他們在,重傷跟死亡的得少很多。

“呸呸,怎么能說這么不吉利的話,大人驍勇善戰,豈會受傷。”今天孫宇帶騎兵出征的樣子他們可是看見了,那會城門可開著的,簡直就是說書先生口中的趙子龍再世,端的威武不凡。

“好,呸呸。”孫宇學著小姑娘的模樣說道。

“大人,卑職,卑職去料理其他傷員了。”小姑娘低著頭,端著水盆趕緊出去了,還有好些傷員要換藥,得盡快干完。

“好的,辛苦你們了,白校尉,跟輜重營那邊說一聲,今晚給醫護營加餐一頓。”這醫護營估計得忙到大半夜,總不能讓他們餓著。

“卑職這就去。”白勇一聽,趕緊去輜重營吩咐一聲。這傷兵營里躺著的,可都是自己的手下,還指望這些醫護兵給好好料理呢。

孫宇將整個傷兵營轉了一圈,這女子就是擅長這些活,起碼這傷兵營是整個營地最干凈的地方,比自己的帳篷都要干凈得多。孫宇在營地外尋了一塊石頭坐下來,抬頭看著天空,不知道青兒在干嘛,全叔他們還好么。

“大人,喝杯茶!”杜巧娘總算能歇口氣了,看見孫宇在那呆坐著,端了一碗茶水過來。

“謝了。”孫宇接過一飲而盡,將碗遞還給杜巧娘。

“大人可是在想家?”杜巧娘見孫宇一直盯著那輪明月,想必是想家了,說是大人,卻尚未弱冠,若是自己弟弟還活著,也是差不多年紀。

“確實,倒是讓巧娘你笑話了。在家啊,總想著建功立業,恨不得天天在外征戰。這真的出來了,總是惦記家里。”孫宇曬然一笑,若是太平盛世該多好,就在江寧混個閑散職位,逍遙一生。

“人總是如此,大人,你說這天下戰亂,何時才能平息。大家都相安無事,過點太平日子不好嗎?”杜巧娘看著孫宇,莫名有些心疼,如此年紀,就總在外拼殺。看著風光無限,可想必他的內心,也是壓力極大。

“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只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制定合理的規則,震懾所有作奸犯科之人,這天下才能太平些。就好比百年前的大唐貞觀年間,壓得天下群雄只能蟄伏,百姓方可安居樂業。”中華上下數千年,恐怕也只有貞觀年間,百姓過得是最舒坦的。內

他当即就一甩手。

霎时间,年轻女子被张灵树甩在了地上。

“哎呀!好疼,你怎么这样子!你干什么啊!你太不像话了,你这是人能做出来的事情吗?我老公为了救你,被撞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你现在竟然还把我摔在地上,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你简直就是一只白眼狼!”年轻女子大声的叫道,非常的生气。

“什么,我是白眼狼吗?”张灵树按着自己的脑袋,很是吃惊的说道。

他的样子有点不太对劲。

年轻女子原本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也停了下来。

四周有人围了上来。

“哇!这家伙该不会是脑袋摔出问题来了?”有人看着眼前的状况,分析了一下,做出自己的判断,虽然只是用了很短时间做出来的判断,但是他很有自信!自己几乎没有判断错误。

“真的,假的,刚才他虽然从车顶上摔下来,但是很显然,并没有撞到头啊!”有人闻言却是不断摇头。

真的是没看到张灵树从车顶掉落下来的时候,摔到头!

“虽然从车顶上摔下来的时候,没有摔到头,但是他摔在车顶上的时候,却是有可能摔到了头!”有人提出了新的观点。

而且这个观点一下子受到了很多人的认同。

“原来如此啊,那么就明白了!”众人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那么,他既然摔到了头,会变成眼前的这个样子,就相当的合情合理了!”众人深以为然。

张灵树这个时候,也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

“原来我摔到头了,难怪,难怪!哈哈哈,原来我摔到头了!哈哈哈!”张灵树很是高兴,哈哈大笑,宛如是在考试当中做出了一道决定他是否能够及格的难题。

这时候,张灵树的表现越发的好像是摔到了头的样子。

“等一等,就算是摔到了头,但是该负的责任还是要负的,总不能摔到了头,就不负责任了!你们看看,我老公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可是比摔到头,还要严重的多!而且他还把我摔在地上,摔的我好疼,我都站不起来了!”年轻女子向着四周的众人说道。

“既然如此,就快点报敬啊!”有人急忙说道。

“喂喂喂,如果这人真的摔到头,把头摔坏了,这个人貌似真的是可以不负责任呢!”有人看着张灵树说道。

“等一等,等一等,你们是不是整错了关注目标,我们是不是应该更加关注一下车的问题,而不是人的问题?”有人指着停在前面的车辆,这时候,有人从车上走下来。

不过,唐善,还有冬姐,这样子的大人物,没有走出来!

眼前的事情,说什么,也不需要他们親自出面处理。

只要有助理人员出面处理,就足够了!

另外,司机也已经走了下来。

同时间,新派遣来的车辆已经在路上!

很显然,冬姐与唐善这样子的重要人物可不会留下来在眼前的事情上浪费他们的宝贵时间。

“车当然也是有问题的,不过,我看最多还是人的原因吧?先不说,那个小伙子突然之间从斜坡上跳落在了这辆车的车顶上,这个事情很是不妥!嗯,简直就是离谱啊!太离谱了!这个事情真的是太危险了,而因此会出现什么真正的危险,那也是那个小伙子自找的!大家说,是不是?”有一个中年人开口说着公道话。

他的话语说出来,颇是得到了一些人的认同。

“是啊,是啊,正是如此!小伙子的行为太危险,真的是不能怪车辆!车辆好好的开着,没有半点违反交通规则的行为!汽车太倒霉了!”有人不断的点头。

“没错,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很多人纷纷的说道。

在这些人看来,事情是张灵树自找的,那么产生的后果,当然也是张灵树自负!

这个事情与车辆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不仅没有关系,张灵树还要给予车辆一定的赔偿!

嗯,张灵树摔在车顶,车顶就算是再如何的坚固,仍然不可避免的会产生损坏!

这部分损坏当然要张灵树负责。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一境的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花落中宵

纹茫

花落中宵

无涯青枫

花落中宵

导弹起飞

花落中宵

老八零

花落中宵

冷眸

花落中宵

浪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