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身后抱住他》。

他语声微顿,目光笔直望向那秃走了?”霍休道:“我本来还想

在草原上,若能與自己心中的英杰互喚鞍馬衣服結為安達(拜把子兄弟),那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譽。

痕篤突然想到,若能與眼前這兩位英豪結為安達,將會是何等風光榮耀的事情呀。

痕篤心情爽朗,深情地望著阿保機和曷魯,動情地說:“我們雖然初次相識,我卻有一種見到老朋友的感覺,心里特別舒服。”

曷魯也正有同感,仿佛心靈深處期待已久的知心朋友,突然來撫慰自己孤獨的靈魂了。

曷魯看了一眼剛才還是劍拔弩張的對手,此時卻已成朋友的痕篤,感慨地說:“是呀,一種從來沒有過的、見了特別親的親人的感覺。”

阿保機也異常高興,沒想到還未見到家人,卻先收獲了兩個好朋友。

三人相互觀望,越覺親近。

痕篤羞澀地紅了臉,遲疑著說:“我有個提議,不知當講不當講?”

曷魯略思索,問痕篤:“你是要提議,咱們三人結為安達嗎?”

痕篤肯定地點了點頭,說:“正是。二位同意嗎?”

阿保機大喜,不假思索便回答:“好呀,結為安達,我們就是同生死共患難的最好最好的兄弟了。”

少年人的行事規則總是異于成年人,意氣和感覺高于一切。

剛才還是用性命相博的對手,被相互的欽佩所使,轉眼之間竟然成了朋友。

三人一拍即合。

游牧民族的結拜不同于農耕民族,要燒香拜天,還要說什么“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之類的誓言。

但是,他們一旦結為安達,就真正成了生死弟兄,終身不悔。

游牧民族也有自己獨特的結拜方式,那便是互換外衣和馬匹。

三個人興奮地擁抱在了一起,互報年齡,阿保機為長,曷魯次之,痕篤最小。

三人接著又興高采烈地互換了外衣,互換了馬匹。

阿保機穿上了痕篤的絲綢上衣,曷魯穿上了痕篤的絲綢短褲。

三人相互觀看,都覺得各自衣著滑稽,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痕篤的那些隨從擔心痕篤安危,又呼啦啦跑了回來。

痕篤真想留下來,與兩位哥哥一起狩獵游玩。

可是不能,他是奚國人,父親也不會同意他留在契丹。

痕篤依依不舍地與阿保機和曷魯惜別,在眾隨從的簇擁下,回奚國去了。

曷魯望著漸漸遠去的痕篤的馬隊,若有所思,對阿保機說:“大哥,三弟的家庭可能不一般呀,他竟然帶著這么多的隨從。”

阿保機一時也猜不透痕篤身世。

但從衣著和前呼后擁的架勢上,完全可以斷定,痕篤的家庭實力非常雄厚,似乎地位也很高。

阿保機和曷魯趕著牲畜往回走,兩人心里有著說不出的爽朗,也有無數的話要與對方說。

曷魯問阿保機這些年的情況,阿保機說,他剛剛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便急著回來了。

原來,當年,由于狼德發動了軍事政變,殺死了阿骨折胳膊也脱臼了,林空雨慕一拳正击龙阳胸口,然而这是一瞬间的事,龙阳被击中向后飞去,在空中喷出血雾,已经有断了两条肋骨。天元弟子见状大惊,连狠话都不敢放出来就连忙抬起龙阳回到天元派。

林空雨慕双手拍打一下道:“不堪一击。”

林空雨慕使出腾云驾雾之术飞回到天音派帝后峰,李思林自认天音派轻功不弱,自己师出李邦宁和天音两派,最擅长的便是轻功,但是轻功平地而起登上云雾之上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李邦宁道:“是不是很好奇?”李思林点点头,李邦宁道:“你可以问他这是什么武功。”林空雨慕此时走进道:“说什么呢?”

李思林上前问道:“不知前辈的轻功为何如此卓越,这登顶轻功就连李...思林我也自愧不如。”林空雨慕一笑,知道他是想让李邦宁在自己面前不丢脸,保住颜面,这李思林倒是一位很痴情的女子。林空雨慕笑着说道:“想学吗?”

李思林道:“前辈的意思是?”李邦宁道:“你要收思林为徒?”林空雨慕挡手道:“不,我只是拿出这套武学和你换一样东西!”

李思林道:“什么?”林空雨慕道:“天音派下一任帝君,我的弟子赵无痕。”还没等李思林回答,李邦宁就说道:“不可能。”于是转身双手捧着李思林的手双眼注视着李思林的眼眸道:“别答应。”

李思林道:“其实我也不想答应,天音派有今日的成就不仅仅是我的心血更加是师父和众位姐妹的心血,我也不想将天音拱手让人,但是你远在大都,事物缠身能时常来陪我,我每每想到与你相隔千里就夜不能寐,我如果努力苦修已会的轻功是会遇到一定的瓶颈,但是如果我能学会这腾云驾雾以天风为助力轻功必然能一日千里,配合我的轻功不日便会到达大都与你相见。”

李思林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又知道了?你们可真是心有灵犀。说来听听。”天音皆是女子,如果你的徒儿担任了天音帝君,那么天音派就会成为你徒儿的后宫,我说的没错吧!”

林空雨慕道:“的确如此,不过据我所知,你们天音上等的面首一年不如一年,我的徒儿可是俊秀之才。”林空雨慕随后从身上拿出一副画像,画中男子果然是英俊潇洒、威风凛凛、仪表堂堂、貌胜潘安。

林空雨慕道:“我知道仅靠面容不够,你们还会有武功比试吧,尽管比试,我可以让我的徒儿来此先让你们了解一下,如果你们觉得他不能够担任帝君到时候再拒绝也不迟。”

李思林道:“你就不怕我随便拒绝?”林空雨慕转身笑道:“我相信你和李邦宁会为了天音派的发展考虑。”

李思林道:“好!这是我们天音派的圣女令,得此令者进入天音畅通无阻!”林空雨慕接过道:“是圣女...令,倒也凑合,我在此就多谢天音帝后。”不久便开始教李思林腾云驾雾之术。

她的笑容忽又消失:谢坚本来也羽道“你应该懂,你若是傅红雪

鲛人族领地外,公子舒垂目而立,身外层层围着上百鲛人,无数锋利枪尖直逼公子舒,仿佛随时会将他刺成蜂窝。

  听闻有人自称公子舒,单枪匹马直闯鲛人族领地,碧珠瞬间失去了以往的理智,脚下生风,向着高台越去。

  “你是……”公子舒双目微开脑海中翻过无数张面孔却想不出眼前这这个居高临下俯视他的女子是谁。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碧珠美目轻挑,顺手从旁边的侍女头上抽下玉簪,翻手将如瀑的秀发挽起插入玉簪。

  “呵呵,原来是你……”公子舒淡淡道。

  二十二年前,年仅七岁的公子舒一袭黑衣立在船头,稚嫩的脸上却有着一双不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眼睛,冷,孔洞的冷,那种冷没有任何感情不是残忍不是冷漠而是孔洞,仿佛眼前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淡红色的江水波光粼粼,残破的船只在江面不断摇曳,远处的厮杀早已隐去,只留下满目苍痍,满江破败。

  “你是谁?”看着缩倦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小孩,公子舒孔洞的眼睛闪出一丝微亮。

  小孩被人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逃窜或痛哭,反而跑到死人堆里找出一枚发簪将自己凌乱的头发挽了起来,露出虽沾满污渍却不失清秀的脸。

  “是船家的孩子?”公子舒看着眼前这个毫无畏惧的小孩继续追问道。

  小孩仰脸直视着公子舒,她亲眼目睹了眼前这个少年率领大军包围了鲛人族,也亲眼看着他们将一支支利箭射入鲛人胸口,看着鲜血染红了江水…但此刻她无能为力,承认,也只不过在这冰冷的江面多出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小孩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定定的立在哪一动不动。

  “要跟我走吗?”公子舒伸出手,不可否认他对眼前这个小孩来了兴趣。

  也许她只是一个在战乱中被遗弃的孩子,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惨烈,尸横遍野的悲愤,亲人离散的苦楚,变得跟他一样早已麻木。

  看着一动不动的小孩,公子舒突然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不勉强,如果愿意随时可以到郾城来找公子舒。”言罢公子舒便转身离去,留下定在原地的碧珠。

  当年的公子舒早已长大,碧珠也不再是那个沉默清秀的孩童。

  “郾城主,今日来,不会是要将我鲛人族赶尽杀绝吧!”碧珠冷冷的问道。

  “不用找了,就我一人!”公子舒看着四散回来的鲛人淡淡道。

  “一人,呵呵,一人就想灭我全族!”碧珠眼中

  碧珠双目微张,命人继续阔大搜索范围。

  “你我的旧账我会做个了结!但今日还请碧珠族长高抬贵手,放一人!”公子舒淡淡道。

  此时派出的鲛人在碧珠耳边悄声说了几句,碧珠面色稍缓,正色道:“何人?竟然能让威震边城的公子舒亲自来我鲛人族!而且还是孤身一人!”

  “家人!”公子舒抬头看向碧珠道。

  从他的眼神中碧珠读出了不一样的情感。

  但越是这样,碧珠越兴奋。

  “既然如此,那就用你的命换如何!当年你剿我族人,这笔账我要你现在还!”碧珠嘴角上扬道。

  “好!”碧珠没想到这个曾世人皆知不可一世、桀骜不驯的公子舒竟然毫无迟疑的答

“那為什么這次不把白露順便也帶過來?利用這次機會,正好能夠把她推出去,效果肯定不錯的。”

唐芊芊看了一眼大廳里面近百人的美國上層名流,還有幾十家的媒體,有些納悶的說道。

她可不相信林肖會白白錯過這么好的機會。

“有野心的人,最懂得把握機會!”

林肖給出一個很耐人尋味的回答。

“老大?”

就在此時,本來出去接了電話的唐懷宇突然快步從后面走了上來,表情看上去有些古怪。

他湊到林肖耳邊,低聲開口,“白露來了,在下面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从身后抱住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灭世灵眸

左墨辉

灭世灵眸

下地拔草

灭世灵眸

临霄

灭世灵眸

家里第三胖

灭世灵眸

梦溪石

灭世灵眸

pinky璎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