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蔡井泉其人》。

静谧林间。

虞渊孤身一人,于一偏僻之地端坐,暗以天魂沟通虞蛛。

在他的授意下,虞蛛该是在那方战区,观望着天空之战。

虞蛛天生适合那片区域,其中一草一木,烟云沼泽,都能为她所用。

就是因为她和那方地界大道

大家重新下載五百七十七章可以看到新的內容,不會重復收費。

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热泪几乎已忍不住要夺眶而出

當然,林雷長老故意這么說,還有一個更加深刻的原因。

花無傷的天光云影劍術,造詣已非同小可。當他縱身一躍而起的時候,周身頓時散發出一陣天光與云影一般的無數劍氣來。天光明亮刺眼,云影晦暗模糊。天光與云影有如虛實的結合,兩種不同形態的劍氣混合在一起,讓人真假難辨。

林雷長老見了,依舊只是冷笑,他知道,這個時候正是花無傷將要耍陰謀詭計的時候。

果然,當周身劍氣散發出來的時候,花無傷所刺來的長劍頓時便改變了方向,劍尖忽然陡轉,從林雷長老轉向了林曉鋒。突然的變故,讓林曉鋒大驚不已。慌忙之中,林曉鋒橫劍于身前,試圖阻擋曾經是他師父的花無傷突然刺來的一劍。

劍未及身,林曉鋒便已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籠罩而來,使得呼吸都為之一滯。

林曉鋒身邊的白雙兒,眼見林曉鋒有危險,頓時施展出她玄霸之境的修為,一雙素手如天女散花一般不住變幻,林曉鋒身前頓時凝結出一道玄力之墻來。

花無傷見了卻是一聲冷哼,面目一寒的同時,手腕猛然一抖,本就快速襲來的長劍頓時又快了三分,只是這一抖,長劍瞬間便刺穿了玄力之墻,劍尖更是瞬間接近了林曉鋒的心口不過三寸。

白雙兒頓時焦急不已,她完全沒有想到,花無傷的劍道居然如此的強橫,玄霸之境的修為以玄力凝結出來的玄力之墻居然瞬間就被刺穿。

感受到危險更近的林曉鋒更是心頭一顫,腦海近乎一片空白。體內兩處關鍵竅穴中的兩道輪回劍氣頓時齊齊沖穴而出。腦海中更是再度想起了妖異的女子的聲音道:“笨蛋,你剛學到的斬馬式,燕返式是擺設嗎?”

這個時候,在林曉鋒的心底,他的認知是無論如何也打不過自己的師父花無傷的,這一種自我的心理暗示讓林曉鋒產生了對花無傷的恐懼,從而腦袋一陣空白,不知如何是好。腦海中妖異的女子的話,如一語驚醒夢中人一般,頓時讓林曉鋒一陣精神振奮。

接著,在眾多高手以為林曉鋒必死無疑,甚至露出了悲憫的表情的時候,林曉鋒身影如鬼魅,頓時在他們的眼前,展開了讓他們一陣目瞪口呆的反殺。

當劍尖又近一寸的瞬間,林曉鋒頓時身體后仰,左手劍換到右手劍的瞬間,以斬馬式向前劃去。對于林曉鋒來說,這是必中的一式,之前的多位劍王之境的劍道者都是被這一式砍傷。

然而,花無傷并不是劍王之境,而是名副其實的劍皇之境,而且他也沒有受傷。雖然林曉鋒身姿忽然變幻,詭異得讓他詫異,但花無傷卻是十分的從容,身影微微一側,便輕輕的避開了林曉鋒這詭異的一劍。

接著,林曉鋒所施展出的第二招劍式,燕返式不只是讓四周的高手一陣目瞪口呆,更是讓當事人的花無傷也是一陣驚訝不已。

在花無傷看來,與自己貼面而過,展開詭異的劍式方才避開了自己偷襲的一劍,不過僥幸而已。然而,這并不是僥幸,貼面而過的林曉鋒居然去而復返,身影不轉的直接劍尖朝后的刺來。

這一劍,更快更狠,直指后心要害。

若是尋常的劍道者,在這一招燕返式面前,是絕不能躲過去的。

花無傷并不是尋常的劍道者,他雖然對于林曉鋒的表現驚訝,但是劍心堅固。一聲冷哼,周身劍氣隨心意而動,頓時全部轟向了林曉鋒。林曉鋒體內的兩道輪回劍氣頓時飚射而出,與天光,云影劍氣對撞。

砰砰。。

一陣碎響,在強大的劍皇之境的劍氣之下,林曉鋒的兩道輪回劍氣實在是太弱了,只抵擋了十幾道劍氣后,兩道輪回劍氣就被崩碎了。

沒有了輪回劍氣的守護,林曉鋒只得以刺向花無傷的長劍抵擋蜂擁而來的劍氣。

霎時間,形式再度逆轉,林曉鋒頓時又陷入了危險之中。

才短短的幾息時間,林曉鋒就被七八道劍氣所割傷,傷口處,血流不止。

花無傷一聲冷哼,頓時以同樣的劍式想要向林曉鋒刺去。致他于死地。

砰。

早已伺機等候的林雷長老頓時身影如電的向花無傷刺來,漫天的紫電劍氣,瞬間將花無傷籠罩,驚雷劍更是如流星一般,直指花無傷的心口。

事實上,花無傷也算計到林雷長老可能知道自己的意圖,會半道偷襲。他本來的意圖是,先裝作攻擊林雷長老,再又故意轉頭裝做攻向林曉鋒,只要這個時候,林雷長老偷襲的話,定然可以,以早以蓄勢之劍將他殺傷的。

令花無傷意外的是,林雷長老這個時候也并沒有出手,因此花無傷只有一劍刺到底,將林曉鋒重傷也好。就在這個時候,意外再起,林曉鋒雖然現在只是劍侍之境,但是他的招式與身影詭異奇快,這頓時不得不讓花無傷全力應對。

就是這個時候,林雷長老動魏蘭根,巨鹿下曲陽人也。蘭根身長八尺,儀貌奇偉,泛覽群書,機警有識悟。起家北海王國侍郎。丁母憂,居喪有孝稱。將葬常山郡境,先有董卓祠,祠有柏樹。蘭根以卓兇逆無道,不應遺祠至今,乃伐柏以為槨材。人或勸之不伐,蘭根盡取之,了無疑懼。遭父喪,廬于墓側,負土成墳,憂毀殆于滅性。出除本郡太守,并有當官之能。正光末,尚書令李崇為本郡都督,率眾討茹茹,以蘭根為長史。因說崇曰:“緣邊諸鎮,控攝長遠。昔時初置,地廣人稀,或征發中原強宗子弟,或國之肺腑,寄以爪牙。宜改鎮立州,分置郡縣,凡是府戶,悉免為民,入仕次敘,一準其舊,文武兼用,威恩并施。此計若行,國家庶無北顧之慮矣。”崇以奏聞,事寢不報。孝昌初,轉岐州刺史。從行臺蕭寶寅討破宛川,俘其民人為奴婢,以美女十人賞蘭根。蘭根辭曰:“此縣界于強虜,皇威未接,無所適從,故成背叛。今當寒者衣之,饑者食之,奈何將充仆隸乎?”盡以歸其父兄。朝廷以蘭根得西土人心,加持節、假平西將軍。尋入拜光祿大夫。莊帝之將誅爾朱榮也,蘭根聞其計,遂密告爾朱世隆。榮死,蘭根恐莊帝知之,憂懼不知所出。時應詔王道習見信于莊帝,蘭根乃托附之,求得在外立功。道習為啟聞,乃以蘭根為河北行臺,于定州率募鄉曲,欲防井陘。時爾朱榮將侯深自范陽趣中山,蘭根與戰,大敗,走依渤海高乾。屬乾兄弟舉義,因在其中。高祖至,以蘭根宿望,深禮遇之。及高祖將入洛陽,遣蘭根先至京師。時廢立未決,令蘭根觀察魏前廢帝。帝神采高明,蘭根恐于后難測,遂與高乾兄弟及黃門崔固請于高祖,言廢帝本是胡賊所推,今若仍立,于理不允。高祖不得已,遂立武帝。廢帝素有德業,而為蘭根等構毀,深為時論所非。蘭根雖以功名自立,然善附會,出處之際,多以計數為先,是以不為清論所許。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 蔡井泉其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汉末沉香

白喵呜

汉末沉香

恩赐

汉末沉香

凌晨两点半

汉末沉香

古羲

汉末沉香

重生无限龙

汉末沉香

弹竖琴的鱼